請你們不要再來找我了…」

決心退出演藝圈的楊林,

跟影劇記者和演藝經紀人這麼說。 

十七歲出道,今年邁入演藝生涯廿年的楊林,

在今年九月辦了第一次的個人畫展,

同時宣佈自己轉行當畫家的決心。

四十歲的她表示,信了上帝,人生才剛開始。 

 

 

 

回想她從一個對教會極端討厭、逢廟必拜長達廿年的人,最後成為基督徒的經過,楊林說,她爸媽都是基督徒,家裡常有許多教會朋友進出,但她和姊姊妹妹都信佛,常常給教會的人壞臉色看。 
她真正的改變是在母親二○○一年十月廿九日的告別式,簡單卻莊嚴的儀式教會人士的無私付出,令她感動,從此轉變對基督徒的看法。上帝也藉患難軟化她們剛硬的心,如今楊家五姊妹都受洗,熱心事奉上帝。 媒體向來關心她的感情世界,前陣子才和律師男友分手的楊林,再次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情感豐富的她說,目前想專心在藝術工作上,不談感情,她相信上帝會為她預備一個適合她的基督徒配偶。今年年底前,楊林準備藝術學校的考試,期盼在專業領域裡充實自己。 

以下是專訪全文﹕ 
     
問﹕請問你對基督徒的印象為何﹖ 
老實說,我從小就不喜歡基督徒,還對基督徒的印象很差。我的父母是 基督徒,但我家五個姊妹卻一直都在拜偶像,爸媽並沒有干涉我們的信 仰。會友太囉唆 ,我不喜歡基督徒是因為很多基督徒常到家裡來跟爸媽聚會、唱詩歌,她們很熱情,但也好囉唆,每次碰到他們都會告訴你
帝有多偉大,然後不斷的要跟你擁抱,還會莫名其妙的叫我低頭一起禱告,甚至在家裡獃到很晚都不走,讓我對他們很反感。回想進演藝圈至今的廿年當中,經常出入廟宇,每次進到廟裡去,再
出來的時候,身上常一毛錢都不剩,都拿去供奉偶像了,因為我一直以
為,心靈的平安是可以用金錢買到的。 
 
 我真正的改變,是母親二○○一年十月廿九日的告別式。她是罹患糖尿病過世的,期間也經歷三次中風,長年臥病在床。我常常回去看我媽媽,每次回去都會碰到宜蘭錫安堂的教友,他們都會為我媽媽禱告,並圍繞在她旁邊唱詩歌。雖然他們真的很熱心,但我卻沒有特別的感謝或感動。因為我總覺得這些人一來到家裡,我們就要伺候茶水,而且也不 知道他們要聊到幾點才會走,令我感覺很差。我總是給他們壞臉色看認為時間到了,你們是不是應該要走了?媽媽的告別禮拜,是我們家面臨的一個劇變,當時每個人心情都非常低落。媽媽過世時,我們請了葬儀社的人來到家裡幫忙,卻為了出殯一事吵得不可開交。姊妹認為佛教儀式的排場比較大,也比較氣派。但最後爸爸還是決定,媽媽既然是基督徒,還是用基督教的儀式。 

事情真的很奇妙,那一天的告別禮拜,來觀禮的全都是宜蘭錫安堂的教友。宜蘭錫安堂是一個很小又很窮的教會,但大家幾乎全部都來幫忙了。我看著每一張站在我面前唱詩歌的臉,幾乎都是被我罵過的人,心中五味雜陳。一切儀式的完成,一直到我媽媽火化的第二天,所有的支出都是教會義務幫忙的,那一刻令我非常感動。 其實,我真正的感動是,當我問大姊我們要付教會多少錢時,我姊卻告訴我說,他們一毛都不收。那一刻,我真的嚇一跳,因為我總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總少不了利益關係。我還記得那天,我很不識相的準備了一個數萬元的紅包給牧師,他卻堅持不收。牧師說我可以拿去奉獻,但他絕對不能收下這筆錢,他們的態度讓我真正去思考,究竟這些人所信仰的是怎樣的上帝﹖竟然可以這麼無私的幫助我們一家人。 
 
我媽媽過世那一年,我擔心犯太歲,不但身上掛了一堆的符,也擔心看媽媽入殮會對我的流年不利。事後我才知道,牧師跟師母原來都跟我同年紀,也犯太歲,但他們不怕這些事,他們的理由竟然是因為相信上帝。從那一刻開始,我就開始反省我的宗教信仰,為什麼不能帶給我平安﹖ 

在演藝工作當中,我一直過得很虛無飄渺,而且很虛榮。我這輩子從來沒有不為錢而去工作的﹔也不會不為任何的目的,而去幫助一個人。那時候開始,我覺得自己好膚淺,都在做表面功夫,我往往寧願花大筆的錢去保持我的青春和美麗的容貌,但卻沒有想過,我的內心是否和我的外表ㄧ致。 錫安堂的弟兄姊妹卻和我不一樣,他們笑起來那麼的天真,這些人單純到簡直像天使一樣,這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告別式當天還發生很多的事情。我妹妹已經有點歇斯底里了,大家都哭
得很難過。師母過來抱著妹妹來安慰她,還一直跟她說﹕「上帝愛你」,但因為妹妹那時也是拜偶像的,她竟把師母推倒在地上,說:「你不用跟我說你的上帝多偉大,除非祂叫我媽活過來﹗」 

奇妙的是,即便發生這些不幸的事情,但是我和其他姊妹同年年底都受洗了,至今,全家都信了主。我們也跟錫安堂的弟兄姊妹成為很好的朋友,而且每天都會通電話分享生活點滴。我想,若不是當時這些弟兄姊妹的付出及見證令人感動,我們可能一輩子都不可能信主吧﹗ 
     
問﹕你是否能分享受洗前後的心情﹖
 
就在媽媽告別式結束後,我一個人回到台北,心情真的很複雜。當我回到汐止,一棟原本買給媽媽、要跟她一起住的百坪住宅,如今空蕩蕩的,只剩我一個人,我就非常的害怕。當晚我就跪下來跟上帝哭﹕「上帝啊﹗我覺得好孤單,要一個人住在這裡,我雖然還不認識你,但請你幫助我…」 不料在我禱告的隔天,管理員就來告訴我,我隔壁空很久的房屋,馬上要搬來一家人,此外,之前附近壞掉的路燈也都修好了,可以照到我家,我真的是被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震撼了,從此決定相信祂。之後,我就經朋友介紹到了台北靈糧堂聚會,期間還上了很多初信裝備課程,同年年底,也就是二○○一年十二月卅一日就受洗了!上帝的工作真的很奇妙。受洗當天我真的覺得自己像個天使,當在受洗池回應「我願意﹗」的時候,全場一百人就是我喊得最大聲。受洗當天真像婚禮,感覺很甜蜜,也很聖潔。 
 
問﹕你信上帝後最大的改變為何﹖ 
我信上帝後最大的改變,就是在這過程當中我知道自己是個罪人。我也懂得饒恕那些得罪我的人。我發現自己常常做錯事情、說錯話,也會在背後無心的去論斷別人,如今我知道我錯了,我會去說對不起。信主前的我,是打死都不會承認自己做錯事的,因為覺得那是很丟臉的事。 現在,我們家已是一個基督化的家庭,我和爸爸、姊妹之間的互動也變
得非常不一樣。以前我們常常會吵架、冷戰。如今,我一個人住在台北,她們分別住在宜蘭、台東、台南、新竹,有時候她們來我家作客時,我們會一起讀經禱告、分享最近的心情等。 
我們姊妹間最大的改變是,當我每次送她們上飛機的時候,大家都會要求彼此擁抱。真是感謝主﹗我們都幾十歲的人了,現在終於學會了擁抱,以實際的行動去表達我們姊妹之間的愛。此外,我們還學習互相的代禱,家裡的氣氛真是變得非常好。 
 
問﹕你怎麼會想學畫畫和開畫展﹖ 
我其實在信主之前就開始學畫畫了,大概學了快四年的時間。信主後,讓我更想要離開演藝圈的工作。還有幾個原因讓我想淡出演藝工作。今年九月六日是我第一次的畫展,再加上今年五月是我踏入歌壇的第廿年,又碰上十月一日是我卅八歲生日。開完畫展後想了很多,我很慶幸自己在離開演藝工作後,還有一條路走。我在禱告之後心裡很平安,決定告別演藝生活。 
因為我不想再過虛無飄渺的日子。演藝圈子裡常常要說謊,再去圓謊,根本不可能看見一個人最真實的一面。但在畫畫當中,我可以很真實的面對自己,把想說的以及情感,很真實的呈現在畫布上。 
我常在想,若真的要表現自我,就真的不需要別人的肯定,只要知道己在做什麼就好了。在看清楚自己之後,我在作畫當中都會有一個程序,就是先聽詩歌再創作,面對空畫布我會先禱告,因為我深知靠著自己的能力,根本沒有辦法開得成第一次的畫展,因為我不是科班出身。 我總是問上帝﹕「你希望我今天畫什麼﹖你要我用什麼樣的顏色﹖」 

問﹕你發現自己對繪畫上的天份是什麼時候﹖
 
我對顏色的敏感度應該是來自我的演藝工作,每天出門時臉上的妝、頭髮的顏色跟衣服的搭配,都是培養我對顏色的敏感度。想要學畫的動機是想要打發演藝工作不忙的空檔。以前我也是跟其他藝
人一樣,喜歡買名牌、跟別人比較,生活過得很揮霍。三年多前,看報紙找到教畫的老師後就開始學畫。 
 
問﹕你信主前後,作畫的風格有何差異﹖ 
我還沒信主前,畫的東西都比較血腥、暴力,整體感覺也很極端,這跟我本身的個性很像。信主後自然就比較平衡了,可以看出創作者的改變了。 
    
問﹕你將來有打算在繪畫上突破嗎﹖ 
我想這輩子我不會放棄的兩件事,就是相信上帝跟畫畫。我十月十七日要到英國,跟幾個畫家去看畫展及看學校,我想到國外進修,而進修的考試是在十二月。會唸書的原因是我認為我自己的專業還是不足,因為自己是藝人,要換跑道,我的自我要求會更高,一定要比別人下更多的功夫。 
明年我希望不論是到英國、西班牙或是上海、北大深造,都能夠順利完成藝術學業。 
    
問﹕信仰有帶給你什麼樣的掙扎嗎﹖ 
比較有壓力的應該是在情感的部分。比如說男女朋友之間的互動,也會比較掙扎,也許這是一般單身的人都會面臨到的問題。我也希望自己能找一個基督徒弟兄交往,但就是很難。 

問﹕可否談談你的感情生活及你的感情觀﹖ 
其實我對感情一向很執著,有可能來自於從小的家庭背景。我是家裡排行中間的小孩,父親在孩子的教育上難免會有一些私心跟偏差,那我就是那個常常被忽略的孩子。在成長的過程當中,我很需要愛、被照顧,所以會在男女感情中找寄託。當我認為我付出這麼多,對方一定要回饋我,內心就常常會不平衡,也很掙扎。在感情的路上我走得並不順利,尤其當我發現付出跟回報不成正比的時候,真的無法接受。我的佔有慾很強,對於感情,我的想法很極端。 
    
問﹕你身邊不是一直都有追求者嗎﹖ 
沒錯,但是我都不喜歡,而且我不會給我不喜歡的人機會。我通常都愛上自己喜歡的人,然後對他付出很多,到頭來傷得也很深。 
    
問﹕你既然是一個重感情的女孩,那麼分手的原因何在﹖
 
我認為是我個人的因素。因為從事演藝工作多年,我會偽裝,並長期壓抑自己的情緒,造成我感情極端化的個性,對方就受不了我。我在外面是被大家捧在手掌心上的,我最受不了男朋友對我的冷漠。對我來說,跟陳義信在一起的那段感情受傷最大。媽媽喜歡他,因為她是原住民,媽媽是我們的媒人。但雙方不合適,還是分手了,那段感情談了五年。如今,我很慶幸自己當初沒有嫁給他。我是分手後並不會惡言相向的人,我不但不恨他,還要祝福他現在有一個很好的家庭。 
    
問﹕你前陣子才和律師男友分手,為什麼﹖ 
分手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年紀都不小了(男友與楊林同年),傳統上是應該結婚生子了,但我認為我的人生才剛開始,在家相夫教子並不是我目前的計劃。我也不想誤了彼此的未來,雙方協議就分手,我們還是很好的朋友。 對方也向我表示願意等我,但我還是希望婚姻的對象是主內的弟兄,不但如此,也要會欣賞我的畫作,我等待上帝為我預備另一半。 
    
問﹕你對未來有何規劃﹖
 
我想還是專注在藝術工作吧﹗我已決定退出演藝圈,但是如果有一些導演有不錯的藝術電影,我會考慮演出。學畫的這幾年,我接觸藝術工作的機會多了,發現台灣現在有很多很好的導演都被埋沒,我個人是相當支持他們的。總之,我還是專注在藝術工作上,這也是我未來要學習的部分。 
學畫之前,我是個很容易焦慮的人,也不容易獨立﹔學畫之後,我慢慢學會克服寂寞跟孤獨,現在我很容易跟自己相處了。 對於未來,我要對上帝更有信心。我深深的體會祂很愛我,因為我看見
很多藝人都沉淪了,我自己也很感慨。這條演藝圈的路,我走了廿年 離開了舞台,我本來還不知道我能做什麼,但感謝上帝為我開路,畫畫真的很適合我。

創作者介紹

林可的小房間

linko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