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可+拾参樂團 

四個有著不同主修的小子湊在一起(動畫、油畫、歷史,與服裝設計),可想而知,他們的音樂畫布絕不會是單調的塗鴉。假如你反其道而行,從他們自拍自製的偶動畫「銀太陽」MV先行認識拾參樂團,進而掉入這群小子裝置的奇花異草世界…,相信你會對他們的蛻變發出陣陣驚訝!

你是王嗎? 是的,我是王,但是這裡不是我的國度

你是否曾經想過,應該是具有深度藝術本質的音樂怎麼會流於俗不可耐。
你是否曾經探討,何以音樂走入流行市場後卻只是塑造偶像的附屬產品。
創作應該是一種什麼樣的歷程?
站上舞台的時候是怎樣的態度?

天才常常跟瘋狂畫上等號,一個在藝術領域的創作天才常常有驚世駭俗狂放舉措,你無法去約制他的浪蕩不羈,他們必須不斷的放大自己的世界規格。當埋首創作的時候,於是要我自大的本質,擁有自我膨脹才是他們的創作泉源。也許因為這種自我放大之後,才能引動出潛藏內在的藝術特質,正因如此,我們聽到了、也見到了許多經典作品出現。

所以,天才其實是萬中取一的,發現天才,也必然是一個偶然。

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否則稱呼一個天才應該馬上會被挑戰質疑,如果我們說拾參是一個天才,我們就得面對挑戰,但是,他們是天才,他們是萬中取一的,發現他們也是一個偶然,然而,我們並沒有錯失這個偶然。

於是,我們要正式宣告,一個天才的誕生-拾參樂團

以下對拾參的描述雖是真實卻是無趣的

◇他們是台灣少見的新英倫搖滾的音樂代表

◇他們清新自由開放的曲風已經征服絕大多數樂評挑剔的筆觸

◇他們亮麗的舞台表演風格已經擄獲歌迷的感官

◇他們豐富的視覺美感已經迅速顛覆我們對演唱形式的窠臼

◇他們是一支鮮少被比較的新生代搖滾樂團

 

他們是拾參,這些說法說服不了你,所以我們要給一些有趣的描述

他們是台灣唯一集合藝術、美術、音樂與視覺傳導的表演形態的樂團。

因為他們一個來自交大應用藝術研究所,另一個來自北藝大油畫系,正規與豐富的藝術訓練,培養出一套獨特的視覺傳播精義,把滿腦子的怪異圖像透過音樂告知我們他們的思維,他們卻玩搖滾樂。

他們有新生一代的特殊主張與強烈自我風格。

之所以是一個藝術家就必須有一定的自我膨脹本質,從音樂所表達出來對未來的茫然與對自己的不確定性,他們一直在肯定自己與否定自己中游走。對於新世代的年輕人鮮少人有明確的演譯自己的能力。

他們把對自我的不確定性藉由宗教的力量找到舒解

四個成員全都是虔誠的基督教信徒,透過宗教的力量,我們看到幾個開朗明亮又不灰澀的年輕人創作出自由豪放的英倫之聲。於是,我們發現雍容典雅的英國皇室貴族所散發出來的氣質,其來有至。

在音樂的國度裡,他們是自己的王

有如此鮮明浪漫的音樂風格,就讓他們自由發揮吧,我們不能給他們任何協助。從每個音符的創造到母帶完工;從音樂概念的發想,到產品的設計走向;從行銷的定位到音樂錄影帶的完工,他們不假他手,自己從頭包到尾。

即使在創作過程中掌控一切,一旦下了舞台回歸自我,還是會反思,我真的掌握了所有?我真的是”王”嗎?在這種自我質疑和省思下,拾?樂團拋出了這張專輯的主題「你是王嗎?」

●「拾參」成立於1999年,在搖滾樂團開始竄出的當時,以平均20歲的年輕姿態,大膽以全創作的首張專輯試圖挑戰,可惜成績不盡理想。或許太年輕就發片對他們來說未必是件好事;幾經波折與沉澱之後,他們重新整軍並帶著全新的創作作品,在2003春天吶喊音樂祭捲土重來。2005在海洋音樂祭的100多個參賽團體中,一路晉升到最後決選。同時他們還以一支「銀太陽」MV獲得第一屆海洋音樂影展MV項目中的「評審團獎」。

許多人第一次看見他們以偶動畫DIY自製自導的「銀太陽」MV時,都會忍不住好奇地讚嘆:這是怎麼做的?

●以自製自導的偶動畫,獻給畫家梵谷的MV----「銀太陽」

「銀太陽」MV是主修視覺傳達(動畫)的主唱德寰的第一支音樂錄影帶作品,也是他向畫家梵谷致敬的一首歌。他以小石子、花瓣、蝸牛…等實物,先一個個組合成畫面單格拍攝,再拼貼成連串動作的有趣作品----在MV裡,「拾參」樂團的四位成員們變成了四個有著長下巴趣味造型的小偶人、跳躍在繁花盛開的平原山谷;還有各款式的梵谷群像、穿插在他最著名的向日葵與鳶尾花田之中。這支MV一反台灣音樂錄影帶慣有的煽情與油膩,清楚地呈現了「拾參」樂團音樂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特質:純粹,舒暢。

這支風格特殊的音樂影像作品,讓拾參受到眾多矚目,不但擺脫過去年輕但青澀的印象,確立了屬於他們的風格,也成功地與時下其他樂團做了切割;團員更替之後,在音樂/視覺上適時地注入新風格……這些都讓人不禁驚呼這是過去的那個拾參嗎?是的,「拾參」無意推翻過去的自己,只是他們此時的蛻變太讓人驚艷,印象深刻的結果會讓嬰孩都要啟疑竇。哈!

●“如果音樂只有發洩的功能、卻不能帶來希望,對我們來說是個屁!瞎唱!” ─拾參樂團

「拾參」樂團有種異於其他樂團安靜但卻乖張的特質,在台灣搖滾樂團中算是一種異類。無論是陰鬱或是爽朗的歌曲、甚至是他們所謂自我vs.躁動邪惡主題的側寫,都有一種「無雜質」的透明感。當你拿著歌詞跟著哼唱,即使你讀出他們歌曲中的心情死結……卻會不知不覺中被他們舒服的旋律影響,忘了生活的那股低氣壓,隻身漂浮在深藍大海的表面卻還是覺得通體舒暢。

「觀察世界」與不時的「自我對話」佔了他們創作裡很重要的部份。比起一般搖滾樂對社會範規的抗議吶喊,「拾參」樂團當然也有自己的吶喊怒氣,只是,那反而比較接近因為「想像力」被限制而發出的不滿,或是他們厭惡一味地批評抱怨而不肯面對太陽的負面思想。正因如此,閱讀他們的歌詞時,你會聞到一股「單純」的傻勁,或是,義無反顧的衝撞。

創作者介紹

林可的小房間

linko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