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可與曹格.jpg  

曹格鼠年戲癮大發,渴望能拍電影,他為了爭取演出,竟語出驚人表示,不惜「全裸」上陣!

曹格的創作功力驚人,但他透露下一步計劃,要挑戰演戲,曹格說:「即使全裸也在所不惜!」

曹格總說:不要對他存有太多期望,但也不要輕以低估,只需平常心去看待。
「我不是個音樂人,只是一個很愛音樂的平凡人。在音樂裡,我找到了自己!」
歷經幾番輾轉,曹格終歸在音樂路途上覓得屬於自己的生命定位。
不只做個會唱歌的美聲機器,他還要寫出好聽的歌給自己唱,將聲音無私奉獻而出,持續用歌聲翻湧感動你我心底。

 

出生於馬來西亞、從小隻身前往加拿大讀書的曹格,在面對思念家鄉以及個人適應環境的情境之下,養成了他一貫沉默寡言的憂鬱性格。或許是身處異國他鄉的寂寞情懷作祟,抑或時而面對外來環境的無情挑釁,曹格很早便學會逃遁到音樂的世界裡去,藉著聽音樂來找到發洩情緒的出口,將私底心情全數寄託在歌唱。身在國外求學時期,他聆聽了大量的音樂,也開始聽懂許多歌曲裡頭意欲訴說的情感。他知道自己不懂甜言蜜語或是安慰別人,因此總是用著他最擅長的語言:唱歌,甜蜜熱戀時唱快樂的情歌給女友聽、吵架時用歌聲表達對方是自己最在乎的人、心情煩悶時唱歌給自己聽,朋友分手時他用歌聲勸訴下一個人會更好……讓周遭的人開始懂得屬於他的真實情感。同時,他也開始一路參加歌唱比賽,那不只是一種宣洩的過程,更是一種證明自我存在的表現。

在結識了一群玩音樂的好友之後,促使曹格全心投入音樂創作的路途,並自製Demo寄到唱片公司毛遂自薦,在天王郭富城於一九九九年推出的EPAsk For More》裡,便可見到曹格的〈只有你〉、〈我了〉和〈我的問題你沒回答〉等三首創作。在受到涂惠源老師的賞識、簽下一紙合約之後,曹格便背著簡單行囊來到陌生的台灣,開展長達兩年的等待蟄伏,持續磨練創作與歌唱技巧,先後共發表了S.H.E的〈大女人主義〉和〈星星之火〉、為王心凌作嫁的〈睫毛彎彎〉,並和光良合唱過〈少年〉一曲。當年葛萊美金獎製作BabyfaceKaryn White譜寫的〈Superwoman〉,啟蒙了曹格對音樂的深刻感動,因此在首張創作大碟《格格blue》當中便將其翻唱成中文版本,以三十二階寬廣的音域轉聲驚艷本地樂壇。

 

「其實做音樂並不難,我寫歌很快,在平常生活裡多看、多聽、多去感覺週遭細微,是我所有靈感的泉源。還有,喝點小酒也是我創作時不可或缺的元素!」曹格瞇著細小雙眸靦腆地笑說。相較於初出道時的怕生畏鏡,這回再見到的曹格已變得相當侃侃而談、善於表達出內心的真實想法。「出片讓我學到,凡事就是順其自然、開開心心地過每一天就好!」

說到底,曹格始終覺得自己的音樂其實是可以跟光搭上的,於是第三張全新創作專輯《Super Sunshine》便大玩光的三原色概念,好比光照到東西就能被看見、有些人不懂音樂就去聽歌,不過如此簡單純粹。專輯裡的每首歌都有屬於自己的代表色,大器的編曲聽來就像綠色、紅色則是代表喜氣,每個人聆聽時都會有不同的光譜出現。曹格解釋,這份發想其實是因於去年十月的一場同志大遊行,當天下午他在台北忠孝東路上看見許多拿著彩虹旗、身穿繽紛衣裝的同志,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就連阿妹也受邀擔任彩虹大使在遊行終點進行演唱,於是便決定要從顏色來出發,花了兩個月的時間迅速完成十一首樂曲創作、四首填詞。取樣自西洋民謠的開頭曲〈Super Sunshine〉和第二首〈起床歌〉一樣,意欲闡述的便是他所常講:做人開心快樂最重要,日子總要過活,要學會在最壞的境遇裡面找到一份好處,才能過得自在坦然;〈無辜〉則是先有王中言的詞、曹格花了三十分鐘便完成譜曲,直到編曲和歌詞修正後才有三○年代的劇情畫面浮現出來,於是便找來周格泰執導MV,延請好友阿丹、光良〈童話〉MV女主角宋至愛,及資深演員常楓一同入鏡演繹,加上軒尼詩V.S.O.P.的經費贊助,一舉製作成高規格的音樂電影;在彈鋼琴譜寫〈單數〉一曲時,曹格也納悶不知為何當下滿腦子盡是想著陳奕迅,經由李灼雄填上詞句、加上他刻意宿醉過後的沙啞嗓音,便成就為刻劃劈腿情傷的催淚情歌。

編曲巧妙結合廣東大戲與雷鬼的〈愛愛〉,聽來就是一份黃紅色夾摻、喜氣洋洋的感覺,但原本曹格寫的詞裡頭像是:「每當我喝紅酒,我一定會喝醉,每一次我喝醉,想要你陪我睡」、或是「跟我一起來,我們生小孩」等一般男生的直述字句,在內地會因過於露骨而被禁,因此便找來鄔裕康修改成求愛新情歌;〈妹妹要快樂〉慣例引用自台灣童謠,但〈妹妹背著洋娃娃〉背後其實隱匿著一段悲淒故事:女孩的母親和姊姊在抗日戰爭中不幸喪生,於是她便瘋瘋癲癲地唱著這首歌在公園裡守候,直至進了精神病院仍不絕於口。但曹格則把「妹妹」一詞擴張成代表男女同志、黑白族群等廣義層面,聲訴人皆生來平等、無所歧視,算是一個求救者唱訴著渴望接納的意境;俏皮的〈奈斯男孩〉靈感來自好友阿丹豐富的情感生活,意欲證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遊戲規則;香港詞人林夕親筆填詞的〈愛的弧度〉,則是專輯裡最安靜、不同的曲式,由低到高、再由厚實轉化至微細,極度Free Style的聲線變化,聽來十足過癮!〈愛到最後一秒也不委屈〉很直接破題,代表一個癡情男子的永遠守候;〈你的歌〉則是整理這幾年的心底思緒:「我對你說聲謝謝,把聲音奉獻給你」,寫給一路支持走來的歌迷們。總地來說,這是一張聽來滿溢著溫馨與感恩的情熱創作。

 

自稱「電影迷」的曹格,羨慕演員生涯,從偶像「華仔」劉德華身上,體會戲劇人生,曹格說:「等我老了,只活過曹格的一輩子,但華仔演過400多部電影,等於活過400人的一輩子。」

出道以來,曹格拍過不少MV,演技已有舞台,但他解釋:「基本上那些角色,還是從我的音樂出發,沒有跳出曹格。」他企圖離開「曹格」,投入另一個生命。

 

為了表達心中的渴望,曹格透露,只要能演電影,就算是「路人甲」都可以,甚至願意為藝術犧牲,他強調:「只要有必要,我相信的導演,並為電影加分。曹格很欣賞梁朝偉的演技,而梁朝偉在電影「色,戒」有全裸露蛋演出,問曹格敢嗎?他不假思索答:「敢呀!」原因很簡單,「我有的,男生都有,而且每天洗澡都要脫。」再問他:「敢露第3點嗎?」他對第3點的解讀,並非一般人稱「小鳥」,曹格驚訝反問:「大象嗎?」自豪尺寸驚人,他咬著想了想,猶豫地說:「嗯…華人好像不太可能。」個人尺度是全裸露蛋不露點。

創作者介紹

林可的小房間

linko1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